豬頭

性別

歲數

4歲

性格

V friendly

健康情況

適合人士

新手

來源

流浪

晶片

未植入

絕育

已絕育

備註

豬頭仔 - 再卑微的生命也是有尊嚴的 新界一處村屋附近,一位善心的村民餵飼流浪狗已有兩年了,最近犬群中加入了一隻全身黑色的浪犬。牠每次都是獨來獨往,外表瘦弱,看起來很飢餓,但每次都會很有耐性,等其他狗狗吃完,牠才過來執拾地上的殘渣剩飯,狼吞虎嚥地吃下後便靜靜走開。牠的前腳有點一拐一拐,面上也有一些傷痕,相信牠並不是屬於這群流浪犬的成員,因為後來加入,沒有地位可言,所以只能跟在最後執拾食物充饑。後來聽其他村民說,小黑狗原來在其他村落棲息,但是該處的村民討厭流浪狗,對他呼喝驅趕, 羞辱牠在“黐飲黐食”!小狗不知是否能聽到人們對他的咒罵,或感受到人們的不友善,所以便從該處轉移過來這邊,情願跟在其他浪犬群中討吃殘渣剩菜!貪婪的人類在大自然中予取予攜,卻向一隻討吃的小狗百般凌辱,多卑劣醜惡! 一天村民發現牠腳上的腫傷嚴重了,面上的傷痕多了,左眼有幾處被咬得血肉模糊,眼睛好像都睜不開, 村民擔心牠會就此失明,便向我們求助。把牠送到診所,看到牠面上一道道傷痕、一個個血洞,推測牠應該是在大自然弱肉強食競爭中經常的失敗者。牠被人類嫌棄、羞辱,在自己的族群中亦沒有地位,在物競天擇的過程中失敗了。那些血洞、傷痕,就是牠的失敗記錄! 義工替牠療傷,見牠一面都是血痕腫傷,開玩笑替牠起了個名字叫“豬頭仔”,又猶豫應否待牠康復後便放回原處。把牠放回,恐怕在殘酷的叢林法則下,只有四歲的牠又會被自己的族群欺凌,或再被冷酷的人類驅趕,可能很快便會成為物競天擇下的犠牲者! 但社會動盪下許多人棄狗,我們的犬舍實在已擠迫得容不下新成員!未能決定下只好讓豬頭仔在我們的犬舍暫住療傷。 豬頭仔入住後初次感受到不必風餐露宿,不必在爭鬥中搶食,人類沒有對牠吆喝、驅趕、追打,反而用一雙雙溫柔的手輕撫,豬頭仔傻傻的望著義工,第一次感受到人類的愛,天真地咧嘴而笑,又把頭一次又一次挨近人們。義工看到牠結疤的眼睛雖然睜不開,但卻笑得瞇成一條線,開心滿足儍氣的樣子,讓我們更心酸了!豬頭仔的天真、善良也讓令我們心軟了! 雖然資源緊拙、地方擠迫,但豬頭仔,我們不會讓你在無情天地中流浪,讓你被冷酷的面孔羞辱欺凌!再艱難我們也一起撐下去!我們知道要為你這樣外表平凡的黑色小狗尋家不容易,但相信會有大愛的家庭不嫌棄你的平凡,懂得欣賞你帶有疤痕面孔背後的純良與溫柔,願意彌補上天對你的不公,給你有尊嚴、有溫暖、有愛的家!